欧洲杯买球平台有了奥运“红缨枪” 中国橄榄球的未来仍需自己“正名”

欧洲杯买球平台有了奥运“红缨枪” 中国橄榄球的未来仍需自己“正名”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讯(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梁璇 文并摄)1月12日,一夜之间,中国男排和男足相继无缘东京奥运会,让中国体育代表团的集体球类项目显得尤为凋零。在目前已明确获得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的集体球类项目中,除了具有传统优势的中国女排、女子曲棍球,还有被视作“黑马”的中国7人制女子橄榄球队,与高投入、高关注的三大球不同,中国橄榄球项目只有“积贫积弱”的土壤,但这群聚光灯照不到的姑娘练就了一把“红缨枪”,“帮整个项目撕开了一个口子。”中国橄榄球协会主席陈应表感觉到,有光熠然。  2019年11月的东京奥运会亚洲区资格赛中,中国7人制女子橄榄球队首次拿到奥运会参赛资格,实现了中国橄榄球的历史突破。近日,国家体育总局竞体司夏季奥运会处处长王赟在南京举行的中国橄榄球协会备战东京奥运会和实体化改革推进会上表示,要充分认识橄榄球项目取得奥运会资格在中国体育代表团中的价值,以及在橄榄球项目发展史上里程碑的意义,“中国橄榄球起步晚、基础差、人才缺,能闯进东京奥运会确实不易”。  改革推进会现场。  作为一项讲求身体对抗的团体运动,橄榄球在中国发展了二三十年,至今仍徘徊在小众边缘,“它展现出的精神内核尚未被大众真正知晓”。陈应表去年4月当选为中国橄榄球协会主席,当时球队尚在蓄力争取奥运资格,就任当天,他当着到会的43名代表和国家体育总局副局长李颖川表态说:“如果中国女子橄榄球不能出线去东京奥运会,我会递交辞呈。”事后,他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回忆,其实“打包票”时队伍各方面的保障并不完善,无奈踽踽独行的中国橄榄球,想发展就必须搏一个契机,“让大众注意到橄榄球,重新给我们一些空间”。  7个月后,契机出现,小众的橄榄球将迎来巨大的变化。  “橄榄球作为对抗性强的团队运动,可作为军队备战的上佳训练手段,并可为我国的青少年教育注入阳刚之气。”陈应表介绍,根据《中国橄榄球运动十年发展规划》中订立的目标:10年后,中国七人制橄榄球男女队都将要达到称雄亚洲的目标,并在奥运会上跻身世界前列。在此目标的带动下,通过在中小学广泛普及推广各式橄榄球运动,中国橄榄球运动参与人数有望突破500万,关注橄榄球运动的人数达到5000万。为实现该目标,在积极备战奥运会同时,中国橄榄球协会也在加强推进实体化、产业化改革。  改革的红利已初现端倪。据中国女子橄榄球队领队贾吉坡透露,目前,球队正在新西兰跟随名帅肖恩进行集训,除了衣、食、住、行、训各方面得到最大化保障外,科技手段的介入也提升了备战效率,例如,微压氧舱的使用能加快运动员伤病恢复,使用纳米技术的球衣表面摩擦系数较低,有助于降低队员突破后被抓球衣的概率,能提高队伍战斗力,“而这些都是协会实体化后,激发社会力量引入的成果,对队员有实实在在的帮助”。  贾吉坡向中青报·中青网记者表示,随着改革推进,希望会有赞助商、赛事公司、经纪公司、投资人等以不同方式加入到橄榄球运动的发展中。在发布奥运备战情况时,PPT上“比赛地点”一项写明“东京体育场”,后面被他特意加上“5万现场观众,180多国10多亿电视观众。”  “渴望被关注”成了推进会上橄榄球从业者一致的表情。然而,在陈应表看来,2020年中国橄榄球协会迎来了机遇,也面临巨大挑战,“女子橄榄球队创造历史挺进东京奥运会,但备战任务十分艰巨;全国橄榄球运动项目有一定进步,但地区发展不平衡,与发达国家相比差距很大;实体化改革紧锣密鼓,但我们的思想和筹划明显滞后”。  “对行业来说,需要有完整的组织架构和长远的发展计划。”世界橄榄球协会中国区教育培训官员于晓翔曾是一名橄榄球选手,转型教练后亲历后备人才青黄不接的状况,决心走下“金字塔”,从2017年起到基层推广橄榄球。但他面向的不是青少年,而是基层教练,“只有合格、高质量的教育工作者,才能吸引住人群,让项目良性发展。如果一味求数量,不讲质量,项目的基础依然不会稳固。”  通过学员数量递增,于晓翔能感受到项目发展的速度,接受培训的教练主要是退役运动员、大学毕业生和体育老师,对于后两者,橄榄球在中国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特殊问题就凸显出来——“在中国,究竟什么是橄榄球?”  如果能知道橄榄球有分英式、美式、澳式、触式等类型的学员,于晓翔便在心理默认“是一个对话平台上的人。”可当听见“带护具的……”他便得强调业内最基本的常识,“英式橄榄球运动员不穿护具,需穿戴护具的是美式足(橄榄)球运动员”。遗憾的是,强调是多数。  由于历史和认知的原因,中国橄榄球协会的精力主要放在英式橄榄球7人制和15人制的发展上。然而,在美国潮流文化影响下,拥有极高商业价值的美式橄榄球已经在中国有过不同程度的亮相,但以往中国橄榄球运动发展不足,并没有在认知上对大众起到引导作用,因此,才普遍出现这样“张冠李戴”的特殊情况。  “以往协会无余力为英式橄榄球7人制和15人制之外的其它运动形式提供指导和服务。由此,甚至导致市场上认知的混淆,觉得中国橄榄球协会是只管英式的,其它美式、澳式、触式都不归我们管。”中国橄榄球协会秘书长郭先春表示,2019年不仅是中国英式橄榄球运动在奥运战场上取得历史性成绩的一年,同时,也是其他橄榄球运动形式在中国取得重大突破的一年。  以美式橄榄球为例,大学生美式橄榄球联赛在2019年创立,有民营资本已开始谋划推出职业美式橄榄球联赛;而英式橄榄球13人制正在考虑借助2021年世界杯赛宣传推广的契机,进入中国市场;澳式橄榄球在上海的比赛已经延续多年。遗憾的是,去年底的国际美式橄榄球联合会年会上,来自中国的代表并非中国橄榄球协会,而是以“观察员”身份出席的企业家。郭先春坦言,自2019年新的中国橄榄球协会领导班子上任后,已经感觉到市场和行业对协会形成的倒逼之势。  认知的混淆也为国际交流设置了障碍。中国橄榄球协会的英文名称,本就是为了国际交流的目的,但Chinese Rugby Football Association在国际上被解读为“中国英式橄榄球协会”,“当初起这个英文名称时,原意是把Rugby当作英式、Football作为美式,一并纳入名称,但实际上这种‘中国式英语’的思维,放在国际交流领域就形成巨大的误解。”郭先春透露,计划在新的章程中修改协会的英文名称,以在国际交流中扭转认知不对称,为国际交流打开新局面创造基本条件,“更名之后,我们第一件工作就是筹备加入国际美式橄榄球联合会IFAF。”  在郭先春看来,2020年东京奥运会是中国橄榄球发展的契机,而协会实体化改革更是一条划在从业者前方不远处的起跑线,“第一步,我们必须通过章程的修改,明确中国橄榄球协会的职责和服务范畴,明确我们在英式橄榄球7人制和15人制外,对英式橄榄球13人制,美式、澳式、触式以及其它衍生出来的橄榄球形态的管理和服务职能。把这作为一个起点,杜绝市场乱象,推动这些运动良性健康发展。”

本文链接:欧洲杯买球平台有了奥运“红缨枪” 中国橄榄球的未来仍需自己“正名”